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云浮人

点击数:1152
发布时间:2016-10-31
 

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云浮人

2016-10-18 09:20 云浮日报 廖荣波 叶景清

编者按:

  从1934年10月,到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举行了震惊世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中,红军斩关夺隘,抢险飞渡,杀退了百万追兵阻敌,翻越了高耸入云的雪山,跋涉了渺无人烟的草原,克服了重重困难,实现了胜利大会师,表现了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无坚不摧的战斗力量。令人感到振奋的是,在长征的铁流中,也有我们云浮人邓发、叶季壮、陈慧清的身影,他们是云浮人的荣光,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今天,在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本报特刊发事迹介绍,以缅怀先烈、弘扬伟大的长征精神。

叶季壮(中央军委后勤部长兼总供给部长)

  叶季壮(1893-1967),新兴县船岗水湄村人。他参加了1925年著名的省港大罢工,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到全国解放,先后担任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东北人民解放军总供给部部长、总后勤部部长等职。全国解放后,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第一任贸易部部长和对外贸易部部长,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3410月,中央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没有胜利,不得不举行轰动世界的长征。长征初期,叶季壮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中央红军)党委委员、总供给部部长兼政委,被编入由中共中央、中央政府、中央红军总供给部、中央政府卫生部、红军大学、中革军委第二局等部门组成的中央军委第二野战纵队,在司令员兼政委李维汉、副司令兼副政委邓发、参谋长张宗逊、政治部主任邵式平等率领下进行战略大转移。长征刚开始,因“左”倾领导采取逃跑主义的退却方针,实行大搬家,中央红军辎重臃肿,行动较慢,征途中又被强大敌军围追堵截,部队逐步减员。叶季壮在征途中经历无数艰险,战胜了来自敌军与自然界等方面的困难。10月下旬,红军前锋部队摧毁了敌人在江西信丰与安远之间建立的第一道封锁线。叶季壮每到一地,为解决部队在大转移中的后勤供给,费尽心血,亲自组织后勤同志筹粮筹款,将没收敌政府、官僚、土豪劣绅与缴获的敌军用品、物资分到各部门去,或直接到圩镇县城购买物品,供各部所需。

  中央红军冲破敌人在广东城口与湖南汝城之间的第二道封锁线。当红军由江西经广东向西转移期间,叶季壮的长兄叶洁芸时任国民党广东开平县县长,曾托人送500元大洋给叶季壮应用。叶季壮十分感谢胞兄雪中送炭的援助,收到款后,将银元悉数捐给中央红军。新兴父老乡亲将叶洁芸、叶季壮兄弟情谊,比喻为“不曾破裂的国共合作”。

  红军攻破敌在湖南宜章建立的第三道封锁线。叶季壮在供给部门对同志们说:“红一、三军团带头打先锋,为我军开辟了前进道路,我们应感谢他们,并继续做好后勤工作,援助他们挺进时获胜。这时,为了轻装前进,叶季壮支持后勤部门将一些不必要的书丢掉或烧毁。

  敌在湘江沿岸边驻扎40万重兵,并有飞机助战,建立第四道封锁线,企图在江边全歼中央红军。为此,红一军团打先锋,红三、八、九军团作掩护,叶季壮和中央军委纵队居中。红五军团作后卫,冲破敌军陆水空封锁线。敌飞机投弹,叶季壮说:不要怕,我们溯江边而下,到另一处浅水地方,涉水强渡湘江。一些同志被敌机炸死,但绝大多数同志胜利渡过了冬天水稍浅的湘江。

  1935年元旦,叶季壮与中央军委红军在瓮安县城欢度节日聚餐。总供给部人员给每个红军大单位两头猪,还有羊、鸡肉,请穷苦工人一起来聚餐。工人们说:红军先生,如果不是你们来了,我们连饭也吃不成!还会有这样聚餐吗?叶季壮每到一地,都与红军官兵密切联系当地群众,使他们对我党我军留下好印象,拥护我党我军。

  1月中旬,遵义会议结束后,叶季壮听了会议精神传达,坚决拥护遵义会议决议。会后,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总供给部与中革军委第四局合并,叶季壮任中革军委第四局局长。他向原第四局局长宋裕和请教,如何做好第四局工作:主要任务是既要带领全局官兵做好战斗工作,另一方面则要做好后勤工作,以保证红军作战胜利和做好供应工作。叶季壮接受新任务,率领中革军委第四局官兵沿途一边作战,击败敢于来围追堵截的敌军,一边亦要在沿途筹集资金与物资供应有关单位。

  84日,中共中央在四川松潘县毛儿盖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5日作出了《中央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政治形势与任务的决议》,重申坚持正确的北上方针。中央决定,红军分为左、右路军北上抗日。叶季壮这时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先遣工作团主任,在第一方面军司令员兼政委周恩来直接领导下,在右路军总指挥徐向前、参谋长叶剑英指挥下,与红一军团、红三军团、第四军、第三十军、中央军委纵队、红军大学等一起北上抗日,担负先行北上的光荣职责。

  中共中央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与右路军在四川巴西等了10天,仍未见第四方面军领导人红军总政委张国焘到来。叶季壮后来得知:张国焘要分裂党,分裂红军,不来与红一方面军再汇合前进,向四川南下,另立中央、中央军委,他自己任领导人。叶季壮在先遣工作团严肃批判了张国焘分裂党与红军的错误,然后跟随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叶剑英率领的北上先遣支队(陕甘支队)北上。9月,叶季壮在四川俄界,听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精神传达,明确了北上方针。叶季壮对先遣工作团官兵说:早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就派军队强占我国神圣领土东北的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野心仍未满足,到1935年又派兵侵入华北,制造了华北事变,在河北省部分地区建立日伪政权,妄图灭亡我国。我们北上,就是先到西北的甘肃、陕西,可能再到华北,挽救祖国的危亡。

  10月,叶季壮与先遣工作团胜利到达陕北吴起镇,对镇干部讲了红军后续部队将陆续到来,希望做好食、住的安排。他在镇内看见街上有“北上抗日,收复失地”、“一致抗日救国”等标语,深感这里干部、群众觉悟高,为中央红军到来已做了一些准备。

  11月,中央决定恢复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司令员为彭德怀,政委是中共中央书记、中共中央三人军事领导小组组长毛泽东,参谋长叶剑英、副参谋长张云逸,政治部主任王稼祥、政治部副主任杨尚昆,后方勤务部部长杨至诚,总供给部部长叶季壮,政治保卫局局长罗瑞卿。叶季壮再任中央红军总供给部部长后,与后方勤务部部长杨至诚紧密合作,在新的情况下为中央红军领导机关、第一纵队即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政委聂荣臻)、第二纵队司令员即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政委李富春)、第三纵队即中央军委纵队(司令员叶剑英、政委邓发)做好后勤。中央红军队伍庞大,叶季壮与杨至诚分别做好前线与后方的后勤供给工作,保证这支历经千辛万苦长征25000里到达陕北各县市的红军大队伍能有地方住、有饭吃、有军衣穿,有交通车辆、有马匹等交通工具联系运输军用品。由于有陕北革命根据地后扩大至陕(西)甘(肃)宁(夏)边区,革命根据地财政收入较长征期间大有好转。叶季壮亦努力工作,完成党交给的各项任务。

  叶季壮从参加广西百色起义,到中央革命根据地,参加长征,到达陕西,职务有十多次变动,有升有降,可是他从不计较个人名利,以党的事业第一,革命工作第一,人民需要第一,自觉做到能上能下,坚决服从上级分配,兢兢业业,埋头苦干下去,完成组织下达的多种任务。

  19369月,叶季壮任中央军委后勤部长兼总供给部长。

19651月,叶季壮第二次中风住进了医院,在病床上度过了他最后的两年多时间。当时正值十年浩劫开始,党和国家面临着一场灾难。他不仅因为自己受到种种诬陷而忧愤,更是担心党和国家的前途。这种精神上的刺激加速了他的病情恶化,在1967627日溘然逝世,终年75岁。630日,周恩来、李富春、陈毅、叶剑英、李先念等中央领导同志到八宝山参加他的追悼会。

      ■本报记者 廖荣波

  通 讯 员 叶景清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