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禧年:淞沪会战驾机轰炸日舰的新兴人

点击数:1598
发布时间:2016-9-20

      新兴县的叶家兄弟中,近代史上出过多位显赫的军人。
      叶禧年先生的故事,多年前与他的儿子的联系中就得知。
     1923年12月21日,孙中山先生与夫人宋庆龄到穗的岭南大学视察,并在校园合影留念。
     孙中山先生还在怀士堂(现广州中山大学内的小礼堂)作长篇演讲,勉励青年学生"立志要做大事,不可要做大官"。
      而当年在听的学生,就有禧年宗兄。

叶禧年:淞沪会战驾机轰炸日舰的新兴人

2016年9月4日《云浮日报》

年轻时的叶禧年(资料图片)
 

叶禧年将军故居(记者 廖荣波 摄)
 
■莫德平
  在新兴县水湄村的古建筑群中,有一座普通单进式青砖古民居的正厅里,陈列着国民党空军中将叶禧年晚年回乡时的照片,他的一生经历了很多传奇故事,为国家立下赫赫战功,特别是在淞沪会战第二天,就驾机轰炸了日军旗舰“出云号”。
  挫败“两广事变”的功臣
  叶禧年1913年出生于新兴县水湄村,幼年在村中读私塾,后随父亲到广州入读中山大学附小。期间,他在学校大礼堂聆听过孙中山的演讲,深受鼓舞。后入读培英中学,1931年考入中山大学文学院,但只读了两年,就深感国家危急,日寇对中华大地已经是虎视眈眈,毅然投笔从戎,转考广州航空学校。在广州航空学校期间,因不满陈济棠更换校长,他和部分同学转读杭州航空学校。不久,“两广事变”爆发。所谓“两广事变”,就是1936年6月1日,广东军阀陈济棠与新桂系联合公开举兵反对南京政府、谋求独立。7月,粤空军司令黄光锐率70余架战机起义飞往南昌,接着粤军第一军军长余汉谋也通电拥护南京政权,陈济棠不战自败。9月中旬,蒋介石、李宗仁在广州会晤,言归于好,从而结束了两广与南京政权的对峙状态,初步形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促成粤空军司令黄光锐率部起义的功臣,正是叶禧年。
  从杭州航校毕业后,叶禧年留校任教,担任中尉教官。“两广事变”后,学校所有飞机立即编入作战编队,准备第二天出发参战。当天晚上,叶禧年没能入睡,两军对垒必有伤亡,这是国家的不幸。他想到《孙子兵法》里的“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如果能利用原广州航校四期同学的关系,策反广东空军,化干戈为玉帛,不是最好的策略吗?
  天一亮,叶禧年就向教育长蒋坚忍(蒋介石的侄子)提出了自己的设想。蒋坚忍听后非常重视,立即向上级汇报。南京方面很快同意了叶禧年的计划,决定暂缓出兵,由叶禧年挑选得力助手陈振兴,经香港回广州做策反工作。期间,他们多次逃过特务跟踪,有惊无险地联系到广州的同学。广州空军中的同学深明大义,都不希望看到国家分裂、同胞自相残杀,一致同意做宣传动员工作。不久,广州空军全体起义。空军起义后,陈济棠失去了手中一张王牌,再加上余汉谋通电拥蒋,陈济棠不战而败。当时有这样一则笑话:陈济棠派哥哥陈维舟借道南京去给蒋介石祝寿,观察其面相,觉得蒋气数已尽,他回来跟陈济棠报告,说“机不可失”,可以发动独立了,后来广州的小报挖苦陈维舟和陈济棠,所谓机不可失是“飞机不可失”,可惜一个没说清楚,一个没参悟透彻。
  后来,南京政府重奖了叶禧年。蒋介石退守台湾后,1950年在阳明山接见叶禧年时,还重提此事,赞扬他为国家统一作出了巨大贡献。现在,台湾空军军史馆内,还有专柜介绍这段历史。
  轰炸日军旗舰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一定要炸掉出云舰!”这是全体参战官兵的豪迈誓言。
  会战爆发时,停泊在黄浦江苏州河口的日军第三舰队旗舰“出云号”,大口径舰炮傲慢地翘起,指向不远处的繁华市区。这艘万吨巡洋舰,是用中国甲午战争的赔款制造的,既是侵华日军的指挥舰,又是吴淞口中几十艘日舰中的“头狼”。炸掉它,不仅在军事上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将极大鼓舞中国人民的抗日士气。而肩负此光荣重任的,是年轻的中国空军。
  会战爆发第二天,中国空军的9架战机秘密从南京起飞,叶禧年排在第6。起飞后,他们沿着长江的江面超低空飞行,绕过崇明岛,到了吴淞口,9架飞机立即拉起来,单机轮番对着“出云号”俯冲轰炸。因为中国飞机是超低空飞行,“出云号”的雷达没能发现,前三架突击成功,第四、五架俯冲时,它有了准备,结果被击落。这时,排在第6的叶禧年无所畏惧,抱着为国捐躯的决心继续俯冲投下穿甲弹,结果飞机被燃烧弹击中,所幸没有立即烧起来。而第9架又被击落。9架飞机出去,回到南京的只有6架。据叶禧年晚年留下的录音叙述,当时他非常幸运,一颗燃烧弹穿过座舱击中了座位上的保险伞,燃烧弹没有立即燃烧,只是发热,当时他觉得屁股很烫,他急中生智,把喝光了水的瓶子装上尿液,渗到保险伞里,得以安全地飞回南京。
  在叶禧年和战友们轰炸“出云号”的过程中,大批上海市民涌上楼顶观战,喝彩声响遍全城。中国空军的英勇顽强,一时传遍中华大地。之后,抱着以身报国的叶禧年和战友们,又继续发动轮番攻击,特别是叶禧年的战友乐以琴,他驾着装满炸弹的飞机直接撞击“出云号”,以身殉国,壮烈牺牲。但由于“出云号”装甲钢板厚达100多毫米,加上有大批军舰和高射炮防守,我空军和水兵的连续袭击,只使其受到重创,未能彻底击沉,这成了叶禧年和战友们的终生遗憾。1945年7月24日,这艘作恶多端、沾满中国人民鲜血,却被日本举国狂热崇拜的“英雄舰”,终于被美军炸沉。
  1937年8月14日这一天,中国空军不但英勇地袭击了“出云号”,还在南京和杭州的空战中取得了击落6架日机的辉煌战果。国民政府为了激励前线将士及鼓舞全国人民的抗战热情,把“8·14”定为“空军节”。
  退守台湾后与胡琏结下深厚友谊
  淞沪会战后,叶禧年和战友们又参加过多次与日空军的生死较量,后在重庆担任空军参谋处第一科科长,并率领300名飞行员赴美受训,驾驶当时最先进的B—25战机。
  1949年8月,当时为空军参谋长的叶禧年,退守海南岛。第二年5月,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国民党败退。叶禧年奉命驾驶最后一架B—25战机飞离三亚机场。退到台湾后,叶禧年先后担任过金门驻军司令部少将参谋长,国民党空军少将人事署署长、计划署署长,空军训练司令部中将司令。期间,与国民党著名将领胡琏结下了浓厚的友谊。胡琏1964年被任命为驻越南全权大使。1969年4月,叶禧年退役赋闲在家,胡琏知道后亲笔电函,请叶禧年到越南担任“中华民国驻越南共和国大使馆顾问”。越战从1961年开始到1973年结束。到了1972年,美国已准备撤守,国民党大使馆也接到了美国政府的通知,开始做撤馆与撤侨的准备。这一次,叶禧年和当年从海南岛撤退时一样,又是最后一批撤离,他知道“中华民国”的越南大使馆,将由越南新政府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使用,他在越南开的是一辆全新丰田皇冠,抱着本是“同根生”的思想,撤离前,他把轿车和房间的钥匙装在一个信封袋里,写上“留给有缘人”。
  晚年更重桑梓情
  虽然叶禧年在水湄村生活的时间不长,但到台湾后,一直念念不忘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子孙们也早就从叶将军的口中“熟悉”了家乡的山水和人物。特别是叶肇将军的故事,后辈们早已耳熟能详。两岸人民来往开禁后,叶将军的二子叶天勋博士先行“探路”,在1988年终于回到令父亲魂牵梦萦的家乡。而叶将军在听了儿子对家乡的介绍后,越来越按捺不住对家乡的思念,终于在1991年6月,携全家回到阔别70多年的家乡。
  踏上水湄村的那一刻,叶将军激动不已。他看着祖屋的一切还是老样子,看着村边的青溪河还在哗啦啦地流,只是村里很多人家都挖了水井,已经破了“船岗不挖井”的千年祖训和规矩。当时,叶将军已经79岁,夫人73岁。他们先到国恩寺拜了六祖,再回水湄村扫祖墓,中午请乡亲们吃过饭后,叶将军与乡亲们依依不舍、挥手道别。
  回到台湾后,叶将军要求子孙们以后每年都要有代表回老家扫墓。叶天勋博士自愿履行此责至今,从未间断。2001年元旦,叶将军在高雄陆军医院与世长辞,享年89岁。台湾当局为叶将军举行了庄严和隆重的追悼会。
  (本文作者为市高级技工学校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