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抗战故事

点击数:1081
发布时间:2016-9-14

鲜为人知的抗战故事
——记云浮籍著名抗日将领叶肇

2016年8月21日    云浮日报

本报记者  廖荣波  通讯员  莫德平
  在新兴县六祖镇水湄村古建筑群中,有一座外面显得很平凡,里面却很雅致的房屋。这座建筑设计精巧,中西合璧,大量使用钢筋水泥材料。这就是抗日将领叶肇的故居。叶肇,曾名叶赓泮,字伯芹,1892年出生于水湄村,1919年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历任排长、连长、团长、师长。抗日战争时期,历任66军军长、37集团军总司令。
  带我们参观的村干部叶忠庆说,叶肇一直是水湄村人乃至新兴人的光荣和骄傲。在抗日战争时期,他指挥若定,大展神威,先后指挥66军和第37集团军,痛击日军,战功赫赫,被蒋介石誉为“国之干城”。他还是热心家乡公益事业特别是教育事业的杰出乡贤。
  “南京突围”
  浴血奋战 死里逃生
  1937年9月,叶肇率66军参加淞沪会战,伤亡惨重。后转战福建,再参加南京保卫战。在南京保卫战中,两支粤军最先在句容触敌,他们分别是叶肇的66军和邓龙光的83军。与日军第16师团经过一番激战后,退入南京城,开始城防战斗。12月12日,光华门被日军攻破,军心动摇,守城司令唐生智下令突围。突围中,大部分国军以为从江边突围安全快捷,但因人多船少,只有极少数人渡过江去,大部分涌在江边遭日军屠杀。而叶肇与邓龙光商量后,决定66军和83军一致行动,从正面突围,虽然伤亡惨重,却突围成功,成为南京突围中,幸存人数最多的两支部队。
  作为军长的叶肇在突围过程的混战中,与部队失散,只好与参谋长黄植南乔装成难民,一路狂奔。后被日军俘虏,做了挑夫。伺机逃脱后,潜入上海外国租界,再乘轮船经香港回到广州,后转去湖南防地。
  不久,叶肇又回到广州,专门在中山纪念堂作了一场报告,讲述其突围和逃难的经过:
  原来,从南京城突围出来后,各部混乱中各自为战。叶肇乘着夜色赶到汤山附近时,身边仅剩十几人。天亮后,四处都是日军,他们不敢贸然行动,只好潜伏在一个小山上。到了傍晚,大家饥饿难忍,准备到山下的村子找东西吃。结果刚一下山就被一队日军发现,遭遇战中大家被打散,叶肇和参谋长黄植南两人逃入一个废旧的碉堡躲藏。日军走后,他们疲惫到了极点,加上饥饿,互相扶持勉强夜行。突然发现路边有一堆红薯皮,饱餐一顿后,还把剩下的带上作为路上口粮。
  当天夜里,两人走进一个村子,村里逃得仅剩一个老太太。叶肇掏出钱跟她买食物, 就在这时候,村口枪声大作,一股日军冲入村庄,幸好老太太带着他们一起爬入一个柴草堆。日军进入村庄乱开了一通枪,又朝屋子里扔了几个手榴弹,发现村里没人后才离去。
  叶肇两人爬出草堆继续赶路。路上遇到一队年老体弱的难民, 几个好心的老头子拿出便服给他们换上,还给了他们一点食物。他们和难民刚走了几里路,就被一队日军包围了。幸好这股日军是来拉夫的,他们把相对年轻的叶肇和黄植南抓去做了挑夫,让两人轮流挑一个沉重的担子。面对被俘的奇耻大辱,叶肇誓言,一定要让日寇血债血还!
  “万家岭大捷”
  几乎全歼日军106师团
  在江西省德安县的万家岭大捷纪念园,有一组名为“无衫勇士”的群雕特别引人注目:赤裸着上身的战士们,一手提着大刀,一手握着步枪,奋勇向前。经过的游客,无不驻足致敬。据《九江日报》报道,这群雕像是以国民革命军66军敢死队对敌实施斩首行动为原型塑造的。而66军的军长,正是叶肇将军,带领敢死队实施斩首行动的,是他的亲弟弟叶赓常团长。
  万家岭大捷,早已经为国人所熟知。1938年9月,时近中秋,赣北万家岭一带,满山树叶金黄。狂妄的日军106师团孤军深入,企图直插武汉。只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片方圆不足20里的赣北山区,将成为他们的墓地。国军10多万人在抗日名将薛岳的带领下,在万家岭地区给106师团布下了一个口袋阵。当倒八字形的口袋阵布好后,薛岳感到兵力不足,把在庐山上的粤军子弟兵、叶肇率领的66军急调过来封“袋口”。当时,面临国破家亡的广东子弟兵求战心切,士气高涨,他们一刻也没有迟缓,立刻开赴万家岭前线,直逼日军106松浦师团刘鞔鼓阵地。战至10月9日,蒋介石命令薛岳务必在当日24时前全歼该敌,结束战斗,用胜利给“双十节”献礼。
  叶肇将军来到前沿阵地,从望远镜里发现刘鞔鼓这个村子有些异常,摩托车往来穿梭,岗哨林立,一群群军官模样的人进进出出,房屋顶上好像架有天线,判断这是敌人的指挥部。晚上,叶肇把担任团长的弟弟叶赓常叫来,命令他率领500人的敢死队,全部脱去上衣,光着膀子,手持钢刀,趁着夜色悄悄地接近村子。敢死队员们约定,如果摸到穿上衣的人,就是一刀,摸到光膀子的人则拍手并肩向前。经过彻夜激战,敢死队消灭大量日军,只有200多敌人逃脱。其实,当时敢死队曾经突到106师团司令部附近不过百米,因为天色太黑,加上自身伤亡也非常大,所以未能及时发觉这就是松浦的司令部。据后来被俘的日军供认:“如果你们坚决前进100米,我们的师团长就被俘了,或者切腹自杀了。”当时松浦已经准备焚烧军旗,非常紧张,就在这个时候,冈村宁次为了拯救106师团的残兵败将,破例冒险出动飞机进行夜航,用空投炸弹炸开了一条血路,并且借着照明弹的指引,松浦才得以率少量残部逃出包围圈。
  战斗至凌晨3时,叶肇指挥的66军将日军彻底击溃,收复了万家岭、田步苏。友军也相继收复张古山、杨家山等。此役,史称“万家岭大捷”,取得几乎全歼106师团的辉煌战果。一个师团几乎被全歼,这是侵华日军战史上从未有过的惨败。这个重大胜利,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极大地激励了全国军民的抗日斗志。战后,66军荣获由国民党中央军委授予的“钢军”荣誉旗,叶肇将军也被蒋介石誉为“国之干城”。
  水湄村“两叶”
  一文一武各有建树
  在水湄村,叶季壮与叶肇两家相距不足百米。这位与叶肇同时从水湄村走出去的叶氏子弟,曾是中共中央军委首任后勤部部长、解放后首任贸易部部长。其事迹也一直被水湄村人津津乐道。
  当年,辈份比叶肇高一辈却小一岁的叶季壮,与叶肇同在村中名为“草庐”的私塾读书,后来还一同到明德小学上学。他们都是出身贫寒的农家子弟,叶肇父母早亡,而叶季壮出生12天时母亲就过世了。也许是相似的身世,他们感情甚笃,一直是很好的伙伴,还经常在村前的青溪河中戏水捉鱼。但两人志向却有所不同,叶肇立志从军,叶季壮立志从文。后来,叶肇考上了广东陆军小学,后又进入著名的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就读,毕业后加入国军,从排长一直做到军长、司令。而叶季壮从广东法政学校毕业后,从见习法官到县总务科长,到办学校和报纸,加入共产党后,领导过百色起义,一直从事军队的后勤工作,直到担任共和国的贸易部部长。自他们走上不同的道路后,彼此就再没见过面。1934年中国工农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期间,他们有过一次书信来往。当时,叶肇带领陈济棠部第2师到兴国一带进行“围剿”。当他得知当年的玩伴、红军一方面军后勤部部长叶季壮正在包围圈内时,立即写了封信给叶季壮,劝他赶快脱离红军和中共,并且保证给叶季壮安排好后路。叶季壮回信给叶肇,反劝他向红军投降。最终,谁也说服不了谁,依然是分道扬镳。
  叶肇与叶季壮的大哥、明德小学校长叶洁芸却是很好的朋友。叶肇还慷慨出资改善明德小学办学条件,建起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伯芹纪念楼”。1938年秋,在叶肇等乡贤的大力支持下,明德小学扩建竣工,成为当时新兴县最好的小学。后来,明德小学让位于明德中学而迁址另建。在历次拆旧建新工程中,乡亲们都舍不得拆去“伯芹纪念楼”。现在,这幢历经80年风雨还在使用的“伯芹纪念楼”,夹在两幢新教学楼中,依然是校园内最耀眼的建筑。
  情系故里
  为县立中学捐建教学楼
  水湄村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记得,叶肇从军后,多次回过新兴。每次回到船岗圩口,他就下马步行,一点也不摆当官的架子。见到同村或邻村长老,必躬身问好。青黄不接时,还在村南的龙德庙煮黄豆粥分给乡邻。有一次,他见到有个老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立即把自己的军装披到老人身上。
  据史料记载,叶肇加入国民革命军后第一次回新兴,是1923年7月任粤军第四军第六警备司令部驻新兴县城训练员。1927年,叶肇任第33团团长时率部驻防罗定,期间曾抽空回过新兴。1928年,叶肇率33团调驻新兴县。次年率部进驻南雄,1933年春,已经升为师长的叶肇又率部回到新兴。期间,在新兴大量修路建桥,并给县立中学捐建了一座教学楼。抗战爆发后,叶肇率部转战全国各地,就极少回新兴了。
  1949年8月,任广州绥靖公署副主任兼该署西江办事处主任的叶肇,把家人安置到台湾后,却率国民党军伍继南残部600多人回到新兴。10月19日晚被解放军四面围困,又率残部逃往阳春西山。12月底,所属残部被歼灭。1950年底一个寒风呼啸的夜晚,叶肇孤身一人经南江口乘船逃往香港,后赴台湾。1953年于台湾病逝,终年61岁。
  不远千里
  将军后人回乡寻根问祖
  解放后,叶肇及其后人均与大陆亲人失去了联系。
  叶肇将军有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其中两个儿子分别叫叶允文、叶允武,定居美国。叶肇将军的亲弟叶赓常将军,就是当年在万家岭战役中带领敢死队袭击日军司令部的团长,后来升为少将旅长,他的两个儿子也在美国。叶肇将军的小女儿叶凯琛说,母亲经常向他们五兄妹讲述水湄村的故事,并告诉他们,广东新兴县船岗水湄村是他们的老家,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要忘记那里才是他们的根。去年底,叶凯琛通过网上搜索得知,叶肇故居还在,所以,他们此行专门从美国回到新兴水湄村寻根问祖。
  看着历尽沧桑的叶肇故居得以保留下来,叶凯琛女士感谢乡亲们对叶肇及其故居的厚爱。她抚摩着庭院中父亲手植的黄皮树,一时感慨万千,依依不舍。
  历史已经翻过新的一页。现在,水湄村人希望叶肇将军的后人,也能像叶禧年将军的后人一样,常回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