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新兴同乡会、澳门新兴同乡会共聚情谊——回忆新兴人当年海外拼搏辛酸历史

点击数:1918
发布时间:2014-11-10

马来西亚新兴同乡会、澳门新兴同乡会共聚情谊——回忆新兴人当年海外拼搏辛酸历史

2014-10-30 新兴风情网

        10月28日,马来西亚新兴云浮代表署理会长萧志光夫妇等一行十人前往澳门参加澳门罗定市首届商会成立大会。同时出席本次大会的还有
何禧永夫妇、谭永福夫妇、崔柏泯夫妇、伍林强夫妇、以及黄昭仁先生。
当天中午,马来西亚客人一行在旅港新兴同乡会原副理事长彭敬萱先生积极联络促成下,以及理事彭伟卿、会董洪亮的陪同下,拜会了澳门新兴同乡会会长冯焕文先生,副理长梁少娟女士,乡親一行人共进午餐,共 叙乡情。会面期间,澳门同乡会会长冯焕文先生详细介绍了澳门新兴同乡会的历史,以及每年都回新兴县敬老助学等善举。
会后,马来西亚客人真切地表达了对家乡变化的关心,并祝愿家乡新兴发展能蒸蒸日上、日新月异。


【深度探寻】——新兴人移居海外已有200年历史


石卫光告诉记者,尽管新兴在海外的华侨总数远不如广东三大侨乡潮汕、五邑、客家那么多,但与海外的联系一直十分紧密,几乎每个月都有乡亲从海外回来寻根。
今年5月,75岁梁育光越洋寻根问祖,最终与新兴根竹寮亲表兄弟欢喜相聚。6月,马来西亚退休教师陈先生仅凭旧信封开启寻亲之旅,几番辗转后在簕竹镇大坪村找到堂兄弟。
据县外市侨务局负责人介绍,新兴县200年前开始已有人侨居海外,目前海外乡亲达15万人,其中约10万人生活在港澳台,足迹遍及世界五大洲28个国家和地区。
“早在清嘉庆年间(19世纪初)新兴知县杨福康(澄海人)读《荆驼逸史》有所悟,弃官出洋,旅居马来西亚槟榔屿,县内的士子有不少随他出洋任教,带动了早期不少人到海外。”邓志广介绍,这是新兴人移居海外的第一个阶段,至今新加坡“碧山亭”义山还埋有早期两位居新加坡的新兴先侨。
到了清咸丰年间(1851-1874年),大量农民破产,加上地方连年水旱灾害,官吏贪腐,平民生计艰难,新兴也不能幸免。这时沦为殖民地的东南亚需要大量劳力,将拐骗“猪仔”的黑手伸向华工,到清末民初,新兴县很多破产者忍泪告别妻儿,渡洋谋生。
20世纪初是新兴人侨居海外的高潮期,张珠、顾耀庭等即是在这个时期出洋打拼,又于20世纪30年代纷纷回乡办实业,是时,新兴和海外交往已十分密切。
新中国成立后,往港澳和海外当雇工的侨胞不断增加。这些侨胞中原籍以天堂、簕竹两镇居多,其次是新城、车岗、稔村、集成、船岗、太平等地方。石卫光说,簕竹镇有一条簕竹河,当时先侨坐着小船从簕竹到县城,再到港口换船一站站往肇庆、广州、香港,然后出海到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等地。
“簕竹镇一半以上的村有海外关系,现今镇内还保留着华侨回乡建造的几十座碉楼。”该镇镇委委员朱志锋告诉记者。
据《新兴县华侨志》,至1983年,新兴在马来西亚的华侨有2.3万多人,其中在新加坡的有近9000人,泰国近4000人,加上日本、越南、菲律宾、印尼、巴基斯坦、英国、美国、荷兰、加拿大、委内瑞拉、新西兰等地共10.5万人。
“新兴华侨的第二代、第三代,与父辈多从事苦工或从商不同,不少人考入当地和欧美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学有所成。”邓志广介绍,马来西亚华人黎锦华在德国获得博士学位;张奕善历任新加坡南洋大学历史系主任、台湾大学历史系教授;原籍新兴黄村的赵乃彬在美国取得博士学位并获得医学院专门为优秀毕业生颁发的“金杯奖”。
目前新兴还生活着55位归国华侨,散居在全县各地。据介绍,在抗战胜利后和土改时,曾有两个华侨回国高峰,多从马来西亚、印尼、越南等国回来,一半以上生活在簕竹镇。1976年,县外事办的统计显示,当时有港澳台眷属7527户、华侨眷属350户。

【回忆当年】——马来西亚华侨在新兴留下的足迹

“新兴的第一台碾米机和发电机都是张珠从马来西亚运回来的。”谈及家族中受人敬仰的堂伯父张珠,张启松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他是1892年出生的,比我父亲大三岁,我称他堂伯父。”张启松今年68岁,是村子里最熟知张珠昔日情况的少数知情人之一。
张启松说,张珠在南洋发家之后,即拨巨款大力发展家乡民族工商业。张珠在1927年投资3万元在新兴县城东街经营“吉祥泰”号油米杂货店,继又投资“广祥布匹百货商店”,在广州市仁济路开设“张广济中药丸散商店”。
“1928年,他从马来西亚怡保自己的锡矿场运回两台发电机,一台装在吉祥泰,配上碾米机件,用于店内照明和方便群众加工粮食,此为新兴装机发电和碾米的开端。”邓志广告诉南方日报记者。
然而,今日新兴县城已极少人知道张珠其人其事,昔日的“吉祥泰”、“广祥布匹百货商店”更是难觅踪迹。县外事侨务局副局长石卫光告诉记者,他们曾找过这两间铺子的具体位置,但无法确定确切地址。
然而,说起县城的珠光电影院却无人不晓。在繁华的解放路,我们很快找到1932年由张珠出资所建的这座戏院。1931年到1934年,新兴县城拆城墙扩建,应邑人的要求,张珠在县城模范路(今解放路)建珠光戏院,他带回的两部发电机,有一部就放在这里。
当时的模范路是最为繁华的街区之一,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大都为归国华侨或大商人所建。
在电影院一楼,记者看到1987年立的石碑,上面记载:1979年原戏院屋墙多处破损,县政府拆平重建,张珠遗孀张廖佩珍女士和张珠的儿子张启煌、张启瑞、张启华、张启夫一致同意将影院捐赠给新兴县。
在电影院隔壁做了20年生意的黎凤萍女士告诉记者,原来珠光电影院的退休老人每年都会回这里开会,从他们口中,她知晓了张珠和很多新兴华侨的故事。“电影院对面这一栋骑楼楼主是良洞村的江益三,他是香港侨胞,经营远洋货轮。”
“现在的珠光电影院还常播放旧电影,并经常组织免费电影下乡。”新兴县文化馆的工作人员彭小秧告诉记者。
在她和新兴县城北街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叶荣筠的带领下,记者一行穿过长长的解放路,再转入北街,寻访张珠当时回乡投资所建粮食加工厂和百货店的旧址。这一带仍以两层小楼为主,大都还保留着南洋骑楼风格,甚至还有一家槟城艳发廊,槟城是马来西亚十三个联邦州之一,而新兴绝大多数华侨都聚集在大马。
在北街深处,我们找到了张珠早年所建的圆形尖顶粮仓——北大仓,叶荣筠回忆,离粮仓几十米远的大富豪酒店所在地便是当年张珠创办的粮食加工厂旧址。
“这些刷成黄色的粮仓和房子原本左侧还有一排仓库和它对应,后来左边改建成现在这栋7层大楼。”叶荣筠向记者描述。即使藏身脏乱的旧街区,北大仓当年的宏伟气势仍依稀可辨。
由原来新兴县旧衙门改建的中山公园,也有张珠捐建的文化设施——八角攒尖顶音乐亭。因为跟广州的中山纪念堂是同时代的建筑物,所以两者风格相似。平日里,音乐亭是市民乘凉消闲的好地方,附近的学生有时会在凉亭做作业,退休老人也爱在里面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