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宜春,禅宗文化多胜游

点击数:2806
发布时间:2010-8-25
禅宗文化神州行系列报道之宜春站

来源:云浮日报    发表日期:2010-08-04


   “一花开五叶,三宗出宜春”。
   六祖之前,中国禅宗都是一脉相传,六祖之后“花开五叶”,其中“三叶”(沩仰宗、临济宗、曹洞宗)发端于宜春。
   “马祖兴丛林”、“百丈立清规”,六祖之后,要继续梳理中国禅文化的脉络就非来宜春不可……

“三叶”宜春,禅宗文化多胜游

□文/本报记者  刘源  图/本报记者  徐登科

    在往洞山普利禅寺的山道两旁,有两块峻峭的大石头,叫“夜合石”,传说它是保护洞山禅林的开关锁钥。

    不论是在日本、朝鲜,还是东南亚国家里,不少寺院中总可看到用汉字提写的“曹洞宗”这三个字的匾额及楹联、碑碣。而曹洞宗的祖庭就位于宜丰县洞山。

    宜春有着深厚的禅宗文化底蕴。纵观禅宗发展史,其发展进展诸多重要节点,不少都发生在宜春市。广建丛林、大弘禅法的马祖道一归灵于靖安宝峰寺;创建清规、大兴农禅的百丈怀海住持于奉新百丈寺;禅宗“五家七宗”中,沩仰宗由慧寂禅师终成于袁州仰山,曹洞宗由良介禅师创始于宜丰洞山,临济宗祖师义玄则得法于宜丰黄檗山,临济派下两宗,杨岐宗创始人方会初出家于上高九峰山,黄龙宗创始人慧南初依止于靖安宝峰寺。图为仰山风景。

    月亮文化和禅宗文化是宜春的两张文化名片。近年来,该市成功举办过“中国宜春·明月山月亮文化节”、“宜春月·中华情”等活动。今年,该市主打“禅宗文化”牌,着力兴建“禅都文化博览园”。图为月亮文化节中的龙舟竞赛项目。

    未到宜春,初识地名便猜想这定是一座山水秀美的城市,到了宜春,听宜春人说起,才知道唐代诗人王勃的千古名篇《滕王阁序》中“物华天宝,龙光射斗牛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的传世佳句说的就是宜春。
    宜春是座浪漫的城市,古人曾在诗中写道:“明月处处有,宜春月最明。”闻名全国的明月山和月亮文化让宜春蒙上了浓浓的风雅情。这是“禅宗文化神州行”采访团离开广东省后的第一站,我们在天还未亮的凌晨四点就到了宜春,渐渐地到天明,还没欣赏到宜春的月色就先见到了宜春的日出和朝阳。
    宜春实在是有太多值得我们看的地方了,仰山、洞山、百丈山、石门山……皆有禅宗祖庭,一路看过来实在让人有些应接不暇。
  梯田之上仰山寺
    月亮文化和禅宗文化是宜春的两张文化名片,可巧我们到宜春后的首站就是要去既有月亮文化又有禅宗文化的明月山景区。豪情从来甚少与浪漫沾边,但说起明月山,宜春人言谈间的自豪和浪漫情怀就都流露出来了。不仅如此,这明月山也实在是“异类”,山中月色好,山景又极尽秀美之能事,但就在这月色浪漫中偏有肃静的宗教祖庭,也许除了与生活俗世如此接近的禅宗,别的宗教恐怕很难在明月山景区生根吧。
    我们要去的是沩仰宗的祖庭仰山寺。
    据说当年慧寂法师来到仰山时,正逢法难,佛门离落,慧寂法师诛茅伐木,搭棚结庵,韬光养晦。法难之后佛教复兴,慧寂法师于仰山大弘禅法,因其教导方式鲜明于以往,后世称之为“沩仰宗”。沩仰宗是禅宗五家中最先兴起的一家,随后临济、曹洞、云门、法眼诸宗接踵而来,出现“一花五叶”的盛况。然而,令人惋惜的是,沩仰宗传承150年后法脉却逐渐不明,后世高僧每以“断碑横古路”之语扼腕痛惜。直至近代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续传沩仰法脉,仰山栖隐禅寺也在当代社会各界和宜春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开始重建,如今修葺一新的仰山寺已打开山门,盛极一时的沩仰宗也走上了复兴之路。
    灰黑屋檐,明黄屋身。修葺后的仰山栖隐禅寺被连绵的群山包围着,雨后群山青翠,空气清新,山顶飘着片片白云,寺院就坐落在青山之腰、白云之下,集天地之灵气。而仰山寺所在群山又与别处有些不同,这群山并不都是山林覆盖,反而山上多梯田。梯田是南方丘陵地带常见的景观,只因丘陵不似平原有大片平地可用于耕作,人们便在山丘之中另辟田地。南宋大诗人范成大在《骖鸾路》中记载了他游历宜春时所看到的情景:“出庙三十里,至仰山……岭阪上皆禾田,层层而上至顶,名曰梯田。”这也是中国文献中所记载的最早的“梯田”。
    最早的一“叶”、最早的梯田,仰山,你还有多少传奇?
  洞山问禅
    不论是在中国、日本、朝鲜,还是东南亚国家里,不少寺院中总可看到用汉字提写的“曹洞宗”这三个字的匾额及楹联、碑碣。而曹洞宗的祖庭就位于宜丰县洞山。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日本、韩国有曹洞宗信徒1000万人之众,1982年以来,日本、韩国的佛教史迹考察团更多次到洞山寻宗拜祖。上山时,一位记者听完陪同采访的宜丰县有关领导介绍后笑着说:“让韩国人承认这里是曹洞宗祖庭可真不容易啊。”历史自然不可随意篡改,在韩国屡屡与中国“争夺”文化遗产的归属时,来到让韩国人亦无二话可说的曹洞祖庭,记者们大有“扬眉吐气”之感。
    沿着石阶一级一级走到洞山深处,沿途经过憩佛石、逢渠桥、木鱼石、夜合塔林等景点,始见洞山普利禅寺。在普利禅寺门口,我们都被寺院围墙上所书“五位君臣”弄糊涂了,什么是“五位君臣”?自然不能按现代汉语的字面意思理解,所以记者们见到监院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请他解释“五位君臣”的意思。在监院的讲解下,我们方才明白:原来“五位君臣”就是要求把事理摆在五种不同位置去分析、理解,而其中又有主位(君)和次位(臣)的分别,原是曹洞宗的开山祖师良介创立“五位君臣,偏正回互”的新禅说。如果从哲学上看,“五位君臣”不仅有看事物要全面的观点,还教育人们要分清主次,如此看来,听禅也是学科学。
  百丈清规
    据说当年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曾在宜春市奉新县练过兵,想来奉新历史悠久。而历史上最著名的奉新人当属《天工开物》的作者、明末科学家宋应星,但我们此行奉新最关心的既不是奉新的历史,也不是奉新的名人,我们来奉新是为“百丈清规”。
    采访车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开了不知多久,迷迷糊糊中听人喊道:“百丈寺到了。”记者们顿时精神了起来。这里是中国佛教“禅林清规”的发祥地,当年百丈寺开山之祖怀海大师创立“禅门规式”为天下僧众所遵循,故又被称为“天下清规”,来到清规之地自然要更循规蹈矩些。
    一路看过院落,来到了寺院后山的一块三角形巨石旁,石上刻有“百丈清规”四字,是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亲笔所书。法师告诉我们:禅宗创立自己的清规主要是因为禅宗中国化后,不少僧人行事往往特立独行,脱略不羁,于是便有个别僧徒有戒不守、有律不循,甚至连禅也不坐了,一些禅僧的行为已经危及到禅宗自身的生存,故怀海大师有意制定了一整套清规戒律整饬禅门。《百丈清规》问世以来,首先便在百丈寺推行,“励禅门之戒行,为一宗之洪范”。
    百丈清规推行后,原本逐渐松散的禅宗又呈现聚合之态,规矩已定,自成方圆。经历了走向民间、禅宗中国化……中国禅宗又经历了一次重大改革。改革是发展的出路,如果不革新旧制解决新问题,禅文化恐怕就难以源远流长了。
    按照行程安排,离开百丈寺后,我们又前往靖安县宝峰寺(又名马祖道场)。参观宝峰寺内的江西省佛学院时,有近300名学员正在此研习佛禅文化……天色渐晚,我们已在宜春多呆了一天,前面还有漫漫长路,实在是不能再访宜春了,带着些许遗憾走出宝峰寺时,一回头又看到了佛学院的屋顶,想起那里还有300名佛学精英,毕业后他们将去往各地继续传扬禅文化,突然又有些心满意足……
    “三叶”宜春,莫以为远,禅宗文化多胜游。

〔观察〕

进取·竞争·提升

□本报记者  刘源

    从让人议论纷纷的“宜春,一个叫春的城市”的宣传语、到“月亮之都”的商标注册,宜春全力打造城市旅游的决心已不容怀疑。来到宜春,不论是听宜春市委、市政府有关领导的介绍,还是实地感受当地的旅游文化,我们都深感:这是一个重视旅游开发,并在旅游开发上取得了不小成绩的城市。
    6月18日上午的情况介绍会上,宜春市委副书记任桃英的口才着实让各省记者们惊叹了一把。尤其是任书记对宜春打造浪漫多姿的月亮情之旅的介绍:情月相融、泉月相映、禅月相通、农月相趣,最终达到人月共欢……让记者们在听得如痴如醉的同时,更深深感到宜春市委、市政府对打造月亮文化思路之清晰。
    有了清晰的思路还要勇于实践。八月十五中秋节,八月十六月亮节。从2007年起宜春市开始举办月亮文化节,每年一届,而明年月亮节的主题便是:禅月相通·月明禅心……
    这提醒了我们:宜春打造月亮文化的同时并没有遗忘禅文化。事实上,宜春对禅宗文化的旅游资源开发已经比较成熟了,不仅是禅文化,可以说宜春的整个旅游开发已经上升到了专业级别。在宜春市设计的精品旅游线路中,我们看到了生态农业之旅、绿色山水游、红色文化旅、古色文化游……当然还有“禅宗文化神州行”采访团记者们最关心的:禅宗文化游。
    当别的地方还在大谈弘扬禅文化时,宜春已经拿出了具体方案和禅文化旅游线路。记者们也发现,虽然宜春的禅文化资源丰富,但太丰富了也存在一个问题:采访团在宜春境内走了两天还没全部走完,几乎每个祖庭都在深山之中,且有的祖庭之间距离遥远,对于虔诚的信徒来说,自然“酒香不怕巷子深”,但对于一般游客来说,如此长途跋涉还要不断地转换地方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的……这无疑是横在宜春发展禅文化旅游路线上的一个“梗”。
    如何破“梗”?这显然没有难倒聪慧的宜春人:宜春禅宗文化游的精品旅游线路给了游客三条参考行程,这三条参考行程不仅考虑到了路程和交通,更考虑到了禅文化内涵的格局及其在宜春的分布。宜春市委副书记任桃英告诉我们:到2011年,随着宜春境内各大禅宗祖庭的全面修复和仰山禅修中心的建成,宜春将形成以靖安宝峰的禅学,奉新百丈的禅规,宜丰曹洞、临济的禅庭,上高九峰的禅尼,仰山的禅修和中心城区的禅都为载体的崭新的禅宗之旅。
    禅学、禅规、禅庭、禅尼、禅修、禅都……宜春各个县市区的禅文化资源都用两个字统筹,这样的选择摆在游客面前不仅全面而且一目了然,游客可以自由选择、各取所需。在这些统筹禅文化资源的词组中,最让我们敏感的还是“禅都”。众所周知,作为六祖惠能的故乡,云浮市新兴县也在着力打造“中国禅都”。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如果有两个“禅都”,那么人们会疑惑哪一个才是真的“禅都”?
    中国人心中的禅都当然只有一个,哪个才是中国的“禅都”得让人民群众说了算。有人认为这就是一场竞争,说白了就是“占位经济”,在这场竞争中谁抢占了先机,谁就能将“禅都”的文化意义和旅游产业发扬、打造得更好,谁就是名副其实的禅都。
    看到宜春几乎在举全市之力打造旅游业,我们几个来自六祖故里的记者不禁有些“担心”这场竞争的结果……然而若跳出地域意识,从宏观层面来看中国禅宗文化的发展,那么不管是云浮新兴打造中国禅都,还是宜春建设东方禅都,对于中国禅文化的弘扬都是一次绝好的机会。竞争永远是不可避免的,而良性的竞争既能让双方在进取和竞争中成长、壮大,又能让竞争的内容得到充实和提升。中国的禅文化若能再来一个“南能北秀”的壮丽局面,实在是禅宗文化之幸。

〔悟道〕

夜合石的传说

□本报记者  刘源

    夜合山上有两块峻峭的大石头叫“夜合石”,相传每天鸡鸣三遍天亮时,这两块石头会自动分开,行人便可以通过;到了日落黄昏时分,两块石头就会自动合拢,所以人们把它叫做夜合石。在夜合石左边还有口干涸的小井,叫油盐井。传说当年井里每天冒出的油和盐刚好供给寺院僧人食用,后来,有个奸诈的和尚,为了盗取油盐下山卖钱,半夜装鸡啼,骗开了封山的夜合石……可是,自那以后夜合石就失灵了,再也不能昼开夜合,而油盐井也不再冒出油和盐来了。
    当地人告诉我们,夜合石的传说其实说明了洞山禅学的教义之严:夜晚山石一合,僧人便不能下山,只能在寺院守持戒律。
    在佛教禅宗里,修行本是个人之事,为何到了六祖之后禅宗居然需要传说中的夜合石来约束弟子的行为?可见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随性是好,切莫过度,过度便是放纵了……于是夜合石“失灵”后,百丈清规“应运而生”。

〔记者手记〕

    感悟一:
    短短两天,我们在宜春驱车700多里,走过宜春之后,记者们才感叹:中国禅文化实在是博大精深,仅是宜春的禅宗圣迹就让人感叹走不完、看不够,何况全中国的禅文化?“禅宗文化神州行虽然走访五省九市,行程过万里,但在禅文化的广博面前,我们突然感到一阵心虚,学海无涯,千里之行仅仅是个开始呀!
    感悟二:
    不遗余力地打造旅游文化,把每一个细节都放大并做到精致,因此每一张名片摆出来都很有分量:世界著名文化旅游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宜春实在有很多值得其他地市学习的地方。
    一个讲究文化的城市必然着力于城市的文化开发,不论是月亮文化还是禅宗文化,文化强市,宜春已经走在前列。
    感悟三:
    在宜春沿途参访时我们发现一个“巧合”:每一座寺院都正准备修葺、正在修葺或刚刚修葺完成。宜春众多禅寺的修葺和复兴也许还只是中国各地禅寺复兴的冰山一角。禅寺的修葺自然表明了禅文化的复兴,但在禅文化复兴的背后我们更联想到:历史上宗教兴盛的时期往往都是国泰民安、政治开明的时期,如今禅宗文化的冉冉复兴也从一定层面说明了中国社会稳定和文明开化的程度,作为中国人,自豪感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