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六祖故里新兴

点击数:3245
发布时间:2010-8-25
禅宗文化神州行云浮站之一:走进六祖故里新兴
作者:刘源徐登…    文章来源:2010年8月2日《云浮日报》    更新时间:2010-8-4
禅宗文化神州行系列报道之云浮站

来源:云浮日报    发表日期:2010-08-02


    一介樵夫从这里走出去,再回来时已是禅宗六祖。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五省八市十多名参与“禅宗文化神州行”的记者齐聚新兴时,面对青山绿水,很多人都感慨:“六祖生于斯、长于斯,如果真不识字,那么怎么称赞新兴的人文开化都不为过。”
    究竟是怎样一片充满灵气的土地才孕育出一代宗师六祖惠能?褪去神性,若论禅,必到六祖故里新兴走一遭。

走进六祖故里——新兴

□文/本报记者  刘源  图/本报记者  徐登科

国恩寺六祖殿

  国恩寺是广东省大丛林之一及全国仅存的两大祖师故居之一,有“敕赐国恩寺”匾额、二十罗汉、六祖父母坟、六祖手植千年古荔等许多六祖应化圣迹。

    近年的广东禅宗六祖文化节都吸引了不少游人。新兴县充分利用禅宗六祖惠能出生地和圆寂地这一文化资源优势,规划建设广东禅文化创意产业园,着力打造“中国禅都”。

    游人在参观国恩寺出土的舍利子。该寺发现的舍利有三大四小共七粒,最大的直径3.5毫米,最小的1.5毫米,是真身珠状乳白色骨舍利,当属珍贵罕有。

  国恩寺前院刻录的《六祖坛经》。《六祖坛经》是唯一一部以“经”字冠名的中国佛教理论典籍,《六祖坛经》还被列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十部哲学著作之一。

  藏佛坑是新兴乃至中国禅宗历史上又一个充满传奇的地方,因当年六祖圆寂后,其真身藏于此处而得名。

    武则天女皇册封六祖故居为国恩寺,唐中宗亲书“敕赐国恩寺”匾额以示对六祖的敬仰。

    景是岭南美。盛夏的岭南一片郁郁葱葱,苍翠的山岭让“禅宗文化神州行”的记者们看得痴迷也心生疑惑:这里是广东吗?广东不是工厂林立、机器轰鸣的吗?佛禅是清净的修为,正在打造中国禅都的六祖故里虽然处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前沿、广东的大西关,但工厂、机器之外自有一个青山秀水的六祖镇。
    人是故乡亲。走进六祖镇,惠能别母的故事逐渐清晰起来。当年24岁的惠能在金台寺顿悟之后别母远去黄梅礼佛,“别母石”的故事至今依旧在新兴流传。惠能出家礼佛的决心固然是大,然而离家数十载,惠能一直没有忘记故乡。公元683年,六祖惠能派门人在故乡新兴龙山建报恩寺。公元707年,唐中宗赐额报恩寺为“国恩寺”。公元713年7月,惠能返回国恩寺开坛说法,时年8月圆寂于国恩寺,留下“任凭天下旱,新州一半收。任凭天下乱,此地永无忧”的祝愿。惠能当年的故居早已崩毁,屋址地基却历代犹在,20世纪80年代,当地村民在故址上建了一座“六祖纪念祠”供世人瞻仰。
    始于此也终于此,方为有始有终。想当年在金台寺听法顿悟时,惠能可曾想过自己的礼佛之路竟如此坎坷甚至带上了点“戏剧性”:24岁只身远去黄梅,8个月后传承禅宗祖师衣钵,流亡15载始在光孝寺受戒,从此开坛布道,广传佛礼,晚年回到故乡传法,死后却又有弟子争夺其真身。人生如戏,世人沉溺其中不能自拔,智者却超然于物,任凭风吹雨打,心性始终如一。
    史料记载,在唐代当时的新州有寺院13间,仅次于韶州和广州,可谓南粤佛地。而众多寺院中最著名的当属国恩寺:这是六祖晚年的传法之所,亦是其落叶归根之地。寺内悬挂着武则天手书的敕赐“国恩寺”题匾。进入国恩寺后,大家都被寺门前的菩提树吸引了,作为佛教圣树,后又有六祖偈语“菩提本无树”的“江左”,“千年菩提今犹在”——在时光和历史面前,记者们的感慨自然多发于情。
    还未入寺,便见寺内香烟缭绕,外省记者们见状便对国恩寺内的游客来自何方产生了兴趣,现场采访的结果是:国恩寺的游客多来自省内各地和港澳地区,不少游客每年都来烧香祭拜,可见六祖在岭南影响之大。寺内供奉着2006年出土的7粒舍利,同时出土的还有75枚半隋唐古铜钱。不知是渊源还是巧合,准确地说六祖世岁正是75岁半。
    国恩寺内最特别的当属大雄宝殿内的罗汉,在中国佛教的寺院里,大雄宝殿内供奉的罗汉多为16位或18位,但国恩寺的大雄宝殿内却有20位罗汉,原来多出的两位罗汉像是为了纪念舍身救经书的六祖弟子神会和法海,他们所护的经书便是《六祖坛经》。而这“不拘一格”供奉20位罗汉的做法也体现出六祖弟子对其革新思想的传承。
    历史上的惠能无疑是有着大智慧的一代宗师,曾有学者研究惠能的生平事迹后笑称:用现代语言来说,惠能的智商、情商都很高。在新兴,流传着一些关于六祖的传奇故事,虽是传奇,却充满了对六祖智慧的赞叹。国恩寺景区内有个卓锡泉,相传六祖惠能回故居讲经说法后,追随六祖的门徒很多,寺内用水不足,六祖便在寺后一处以锡杖击地,令弟子在此处掘地成泉,后人称之为“卓锡泉”。奇怪的是,此泉不管是旱是涝、用多用少,水位始终保持不变,不仅解决了当时国恩寺僧人的饮水之用,即便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卓锡泉的泉水依然不多不少。六祖为何能准确找到龙山上的泉眼?褪去民间故事里的神性,想来六祖不仅是一个极具智慧的智者,一定也是一个勇于实践和探索的行者,知行合一方成大道。
    藏佛坑是新兴乃至中国禅宗历史上又一个充满传奇的地方。六祖圆寂后,各地弟子都来到新兴,大弟子法海怕众人抢夺真身,便将六祖真身藏至藏佛坑。藏佛坑地势隐蔽,前来抢夺真身的弟子果然没找到。我们来到藏佛坑时烈日当头,入景区后,沿着一条奔腾清澈的溪流一直往山的纵深处走,越往前走就越觉得清凉。至藏佛坑,但见瀑布飞下,瀑布潭下更是清凉异常,当年六祖是在盛夏圆寂,将真身藏于此处确实便于保存。
    然而争执还是发生了,相传正当各地弟子为六祖真身该安放何处争得不可开交之时,六祖托梦于弟子,以点香为准,烟飘何方,即在何处安放真身。点香,烟飘韶关南华寺方向……新兴人接受了事实,并护送六祖真身去了南华寺。此后人们只道如此一来干戈化为玉帛,却又知新兴人心里隐忍了多少不舍与不服。按照中国人安土重迁的习俗,即便是禅宗祖师,将其真身留在生地同时也是圆寂之地,还需要其他什么理由吗?
    夜宿金水台温泉宾馆,晚上的温泉池里人很少,静谧中想起了六祖思想文化研究会会长李绍忠所说的“六祖文化就是和谐文化”的说法。在中国传统文化里,禅是一种平淡、雅兴、悠然的心境追求,从某种程度上说,“禅”与“和”是一致的,深受六祖禅宗思想影响的新兴人在祖师的“真身之争”中让步了,新兴人让的其实就是一个“和”字啊!想来新兴人的淳朴、和善必是早已有之,六祖之后,新兴人更得了明心见性、心平气和的为禅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