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井·生活·禅

点击数:2176
发布时间:2010-8-25
禅宗文化神州行广州站之一:市井·生活·禅
作者:刘源、徐…    文章来源:云浮日报    更新时间:2010-7-28
禅宗文化神州行系列报道之广州站

来源:云浮日报    发表日期:2010-07-26


    这里是中国禅宗初祖达摩最初在华登陆的地方,这里是中国禅宗最后一位祖师六祖惠能剃发受戒之地,这里有“西来古岸”的石碑,这里流传着“风幡论辩”的故事……
    六月的一天,“禅宗文化神州行”采访团来到了“西来初地”——广州。

市井·生活·禅

□文/本报记者  刘源  图/本报记者  徐登科

光孝寺是广州年代最古老、规模最大的佛教名刹,寺内有六祖落发纪念塔等众多景点

    当年,六祖慧能正是在光孝寺内这一石狮旁以“风幡论辩”展露峥嵘,引起世人瞩目

处在市井之中的华林禅寺是初祖达摩最先的传法地

华林禅寺内有丰富的佛学书籍供人阅读

     华林禅寺内最堂皇的是五百罗汉殿,殿内的五百罗汉雕像栩栩如生、姿态各异、面貌喜怒不一

    当年六祖惠能就是在光孝寺内这棵菩提树下落发受戒,开辟佛教南宗

    不知是渊源还是巧合,中国禅宗的初祖达摩最初在广州登陆,中国禅宗的最后一位祖师则在广州剃度。中国禅宗的祖位传至六祖止,六祖之后再不称“祖”,中国禅宗祖师的这一头一尾都与兼容并蓄的广州有着如此深厚的渊源,禅宗文化神州行岂能不到广州?
    1400多年前印度僧人菩提达摩为到中国传教,远渡重洋,历经三载始在广州登陆。当年“佛禅登陆”的场面该是怎样的壮观,只可惜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国,虽然重佛,却极其偏颇,认为信佛乃帝王贵族之事,研究佛学的亦是上层有识之士,故虽讲学之风遍于大江南北,但繁琐的义学研究只为一些崇尚清淡的世族学者所尝试,信佛成佛都不是一般民众的事,这与达摩讲求一切众生同一真性,只要悟得这一真性,不必藉经论的研求也能成佛的观点大相径庭,因而不为当时政治环境所容,是而远去少林面壁十年。

闹市中的西来初地

    有人笑称好在达摩初来之地是广州,当年人来人往的绣衣坊码头必是给了达摩兼容并蓄的第一印象,若是一来就到当时政治氛围极其阴森的“中心”之地,不知达摩是否还会坚持在中国弘扬佛法……达摩自然是不会退却的,但岭南也确实没有那些高下清规。一千多年过去了,珠江边达摩最初登岸的“西来初地”这一名称一直沿用至今。除了“西来初地”,而今下九路一带的西来正街、西来后街及西来西、西来东、西东新等街巷均由此而得名。因此,若要从地理上真正论起中国禅文化的源头,还在广州。
    当年的西来初地,如今又是怎样一番景象?来到达摩最先传法的华林禅寺,我们算是开了眼界。适逢广州即将举办亚运,华林禅寺外面的街道正在“穿衣戴帽”,让我们惊异的是穿过正在进行外墙施工的拱门后却并未入得寺院,映入眼帘的是一条人群熙攘的街道:各种玉器等小商品琳琅满目,人们穿着舒适,悠闲地在这条小街上行走,还有人就坐在当街的石栏上摇着蒲扇聊天。不远处就是广州著名的十三行、十甫路、上下九步行街……这西来初地的华林禅寺竟然就这样雍容地处在凡尘市井之中,外地记者们都惊讶于兼容并蓄的广州城竟将禅文化的生活气息发扬至此。沿着路牌指示在街中走了一阵才看到华林禅寺的寺门。不知当年初祖达摩来到此地时,是否也穿过了这样的熙攘人流,更或者就是在这熙攘人群的某一角落向世人讲授生活的禅机。在人流中驻足凝望这并不起眼的寺门,着实让人好生感慨。
    与别的寺院不同,由于以前没有大雄宝殿,华林禅寺最堂皇的是五百罗汉殿,殿内五百罗汉雕像栩栩如生、神态表情各不相同。与别处不同的是,别处的佛像、罗汉都有玻璃橱窗拦隔,华林禅寺的五百罗汉在龛内,却并未镶上玻璃,佛与人之间并无阻隔,就像这寺院一般,在商贸繁华的闹市之中,佛禅与尘世并无围墙。

不为风幡所动的光孝寺

    从达摩主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开始,佛教禅宗和禅文化就开始走向平民化、走进生活。在中国禅宗里,语言和文字只是描述万事万物的代号而已,因而樵夫出身的六祖惠能虽不识字却能通晓佛经,扛起传播禅宗文化的大旗,使禅宗在中国达到前所未有的鼎盛。若论起六祖时期禅宗的鼎盛,就得从光孝寺开始。
    未有羊城,先有光孝。光孝寺是广州年代最古老、规模最大的佛教名刹,我们在一个淅淅沥沥的雨天下午来到了光孝寺。光孝寺位于广州的老城区之一越秀区,与新区天河的高楼林立不同,光孝寺所在的越秀区满是一副平民“作派”。入得寺内,但见不少市民冒雨烧香觐拜,也有年轻人结伴参观,拜佛的拜佛、观景的观景,香火鼎盛、游人如梭,而光孝寺却似乎并不为其所动,千百年依然默默伫立。
    寺内建筑规模雄伟,开创了华南建筑史上独有的风格和流派,为岭南丛林之冠。东、西铁塔更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两座铁塔,其中西铁塔建于公元963年,比东铁塔早建4年,两塔均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如今的光孝寺依然是弘法重地,寺内常举办佛法讲座,只看寺内法事讲座安排表上的场次安排便知光孝寺的弘法实在是很平常的,亦可见前来听禅者之众。来到光孝寺,记者们心里都记挂着那棵千年古菩提,这菩提树在宋代是著名的“羊城八景”之一,但我们奔它却为六祖而来。公元676年,惠能在光孝寺的菩提树下受戒,史称“禅宗六祖”。我们这群来自六祖故里的记者,见到这棵菩提树竟比见国恩寺的那棵更觉亲切。
    菩提树下有瘗发塔,相传六祖惠能在菩提树下剃发为僧后,当时的住持印宗法师把惠能的头发埋在这里,后建塔以资纪念。从只身去五祖寺寻佛法,被五祖收下后劈柴踏碓8个多月,终以一首千古偈语得到五祖青睐传授衣钵,但又为不服气的五祖弟子一路追杀,惠能一路南下,翻山越岭,隐姓埋名,历尽艰辛,直到16年后来到光孝寺,以“风幡论辩”展露峥嵘,引起世人瞩目,始公开大规模传法,声名远播海内外。如今,在英国伦敦大不列颠国家图书馆广场上矗立着世界十大思想家的塑像,其中就有六祖惠能,与代表东方思想的先哲孔子、老子一起被并称为“东方三圣人”。放眼望去,光孝寺内依然像千年前那样插满旌幡,风吹幡动,我们的心思也飘到了千年前的那场风幡之争里……
    16年,从默默无闻的禅宗六祖到人尽皆知的禅宗六祖,惠能足足等了16年。想当年在黄梅五祖寺内,修习8个月即得到祖师青睐,可谓“少年得志”,然终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16年后,在光孝寺,在初祖达摩登陆的“西来初地”不远处,惠能终于完成了中国禅宗六祖的晋升仪式。初祖达摩一直宣扬的平民佛、生活禅终于在禅宗六祖惠能这里得到了最切实的体现:出身樵夫、来自南蛮、目不识丁,却心有慧根、明心见性、顿悟成佛……从生平到智慧,这样的契合肯定不只是传说。
    一千多年以前,老广州城用广阔的胸怀迎来了初祖达摩,达摩之后的150多年,广州又迎来了六祖惠能,昭示出南粤热土兼容并蓄的海阔胸怀。禅宗文化也因此在羊城落地生根,随着时间的流转传入寻常百姓家,而那些可供今人溯根问祖的美妙当初也都沉入了羊城的市井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