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市首个“五个一工程奖”获奖剧目——音乐剧《六祖惠能》诞生的前前后后

点击数:1940
发布时间:2010-3-11
我市首个“五个一工程奖”获奖剧目——音乐剧《六祖惠能》诞生的前前后后

来源:云浮日报    发表日期:2010-02-28


●本报记者 刘源

引子:由广东省云浮市和上海音乐学院联手打造的、取材于云浮新兴真实历史人物的音乐剧《六祖惠能》,打造出中国佛学界一座卓然独立的高山,真切地反映出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其艺术价值、社会影响、政治意义在现今时代背景下,已远远超出音乐剧本身。   ———《文汇报》

    时光倒流至4年前,2006年11月10日晚,能容纳3000人的广州中山纪念堂内座无虚席,由我市和上海音乐学院共同打造的音乐剧《六祖惠能》正在进行首场公演。场内观众异常投入,待台上演员退场、歌队散去居然还“毫无反应”。大幕落下,沉寂数分钟后,场内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持续了十几分钟,该剧总协调上海音乐学院党组书记董金平激动得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大叫:“成功了!”
    三年磨一剑。2003年着手创作的音乐剧《六祖惠能》在八易其稿后,终于在2006年首演取得了巨大成功。又过了三年,2009年11月,广东省“五个一工程奖”揭晓,我市凭借音乐剧《六祖惠能》首获“五个一工程奖”。有媒体评论,这部剧之所以能在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上实现双赢,关键还在于沪粤双方在创作上解放思想、敢于突破。这是国内乃至世界上首部表现佛教题材的音乐剧,诚如星海音乐学院前院长施咏康老先生所说,这部剧不仅是讲宗教人物,更是对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的一次精彩讲述。
  策划:六祖故里结善缘
    作为六祖惠能的出生和圆寂之地,云浮一直在思考该用怎样的方式弘扬六祖文化。200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时任云浮市委书记的郑利平遇到了前来新兴国恩寺参观的美国校友——上海音乐学院“海归”钢琴家周铿、汤蓓华教授夫妇,郑利平提到云浮一直想将六祖惠能的生平和精神用戏剧的方式表现出来,但拍成电视剧似乎缺乏新意。
    “我在美国15年,非常喜欢百老汇的音乐剧,所以当时我就提议可不可以用音乐剧的形式来表现,郑书记听后觉得不错,就初步定下了合作意向。”回忆起当年的合作,周铿说:“这就是一种机缘。”
    从云浮回去后,周铿立即与上海音乐学院院长杨立青谈起了云浮之行的收获。用音乐剧的形式表现佛教题材,这在我国是第一次,世界上也尚无先例。“虽然有冒险的成分,但当时杨院长还是觉得创意很好,大家讨论过后,创作音乐剧《六祖惠能》就摆上了上音的日程。”就这样,周铿成了音乐剧《六祖惠能》的制作人。“这是我首次制作音乐剧,我敢做是因为我坚信它会成功,不为别的,就为六祖这个题材。”
    不久,周铿与上海音乐学院的专家教授来云浮实地采风,“我们来之前,采风人员听到六祖惠能这个题材就来劲了,整个采风过程很顺利,云浮市委、市政府全力配合,很快我们就取得了创作所需的素材,抱着一大叠资料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创作:有了六祖这个好题材事先就成功了一半
    2003年国内音乐剧制作才刚刚起步,原创音乐剧屈指可数。用音乐剧这种西方艺术形式表现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有着浓重东方色彩的佛、禅之道,这条“前无古人”的创作之路上有机遇更充满挑战。
    “当初我们是抱着投石问路的心态做的,作为一个职业音乐家,我当时的预感是一定会成功,有了六祖惠能这个好题材我们事先就成功了一半。”周铿说,来云浮采风后,六祖惠能的事迹深深地打动了参与创作的每一个人,“创作需要激情更需要感情,此前我对六祖知之甚少,了解他的生平事迹后,我只能用‘感动’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感觉,不只是我,参与创作、排练、演出的每一个人都是抱着虔诚的态度投入自己全部的感情去做,因为他是六祖,一位有着神圣光辉的佛学大师,他的事迹足以感动每一个人。”
    3年创作、八易剧本。“打造音乐剧很不容易,陷进去就是没完没了的修改,这是第一部宗教音乐剧,没什么可借鉴。”虽然剧本主要是根据《坛经》等历史文献与民间传说的记载来编写的,但主创人员一直非常谨慎,初稿出来后云浮市几位主要领导都亲自参与修改,主创人员听取了多方意见,还接受了佛学专家的建议,删改了部分情节。
    剧本原有一段“忘忧谷”的故事,讲述惠能受了五祖弘忍的衣钵后,逃亡到山谷中,隐居了16年,其间与一位盲女产生了爱情。“根据记载,惠能和盲女之间有一段很美的爱情故事。但后来上海一位研究惠能的法师看了后,认为有点romantic(浪漫),太西化,所以就删掉了。”修改后,全剧分《开悟出家》、《东禅寺》、《逃亡隐居》、《弘扬佛法》四幕讲述六祖惠能的生平,惠能与五祖弘忍的大弟子神秀的恩怨成了主要的戏剧冲突,为了切合佛教因素,神秀的亲信慧明追捕惠能时手上的道具也由剑换成了棍。音乐上,该剧以五音调式为基础,吸收民族音乐的精华,还加入了木鱼声,最后出来的音乐、唱词都非常悠扬、动听。
  演出:小成本办大事
    “一般来说,一出音乐剧的投入需要800-1000万元左右,但我们制作的音乐剧《六祖惠能》前期投入仅300万元左右,用当时郑书记的话来说就是‘小成本办大事’。”不用名角,上海音乐学院03级的学生成了演出主体。周铿说:“我觉得有些事情真的是依靠精神的力量,这帮学生看了剧本后全都被感动了,我去看过几次排练,演员们的投入和努力程度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2006年11月3日晚,音乐剧《六祖惠能》在上海交大闵行校区菁菁堂首次亮相。没有炒作、宣传,只是在交大网上发了一个通知,结果1800多个座位,上座率100%,许多年轻学子自发前来观看,演出中,观众席上爆发出的掌声不下50次。不少看过演出的上海观众纷纷在网上发表评论,次日,国内某著名的音乐剧论坛上关于该剧的评论跟帖不断,好评如潮。
    11月10日,该剧在广州中山纪念堂正式公演。把会场用作剧场、在国内首次用音乐剧的形式表现佛教题材……一连串因素导致该剧遭到不少人的质疑。演出前,就连广州星海音乐学院前院长施咏康老先生也怀疑“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观看完演出后,施咏康先生动情地说:“你们成功了,我收回刚才说的话,你们用音乐剧的形式、音乐的语言,将一个宗教人物演活了,并且表现得很完美。想不到在中山纪念堂还能演音乐剧。”
    然而,让制作人周铿印象最深的却是2007年2月在六祖故里新兴国恩寺前的演出。“回到六祖故里演出,大家的心情格外不同,既紧张又激动。”周铿说,那晚是露天演出,天空细雨绵绵,室外温度很低,灯光架被阵阵大风吹得直摇晃,只能容纳三千多人的场地,黑压压地来了一万多人,布景困难重重,剧组干脆使用实地背景。“我当时很担心演出受天气影响效果不好,但是没想到演出开始后,雨突然停了,一切非常顺利。”周铿说,剧终后,看到现场的一些观众泪流满面,在寒风中久久不肯散去。3年后,市文化局一位观看了当时演出的工作人员依然用“震撼”二字形容当晚的观感。
  成绩:成功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
    “中外很少有一部音乐剧能这么打动人心,很少有一部音乐剧得到的评论是100%的好评,尤其是一部形式创新的音乐剧,但《六祖惠能》做到了。在第六届“上海之春”国际艺术节演出时,很多观众看了五六场,我所知道的评论就是100%的好评,这是对我们努力的极大肯定。”对于自己的音乐剧处女作,周铿说:“如果100分是满分,我给它打90分。”
    虽然在创作和排演的过程中困难重重,遭受过质疑、遇到过制作经费不足的困难,但在云浮市委、市政府与上海音乐学院的通力合作下,该剧在国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各界名人不吝赞美之词,余秋雨、弘一法师等文化界和佛界名家纷纷表达赞美之意。“这样的成功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周铿说,意料之中是因为题材真的很好,意料之外是没想到会如此成功。
     为什么会成功?一靠题材二靠团结努力。回忆起广州公演,参演的一位演员这样说:“刚从广州回来的我们很疲惫,几乎每个人都是带着伤回来的,我的左腿骨膜神经也受到了损害,但我们不后悔,因为我们实现了我们的愿望。《六祖惠能》是我国音乐剧与佛教题材的第一次结合,对我们演员来说,光完成音乐、舞蹈、表演的要求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心诚!每个人必须怀着对六祖敬仰的心情和对佛学宽容精神的领会,心气合一。每个人的气场合一,才会使这部剧达到最好的效果。”心领神会、心气合一,是团结,是契合更是成功的保证。
    周铿说:“中国已经强大起来,中国的传统文化需要发声,用音乐剧的形式表现宗教题材,表现中国传统文化,这是中西文化的一次交流与碰撞,事实证明这次合作是有火花的,我们的尝试非常成功。”

结语:从2006年上演至今,音乐剧《六祖惠能》已公演15场,在云浮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推介下,该剧得到了广东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目前广东省委宣传部已先后接触包括谭盾在内的国内多位顶级音乐大师,有意全力打造将其推向海外市场,进军美国百老汇和华盛顿的演出计划也在洽谈中。届时,作为六祖故里的云浮定将凭借该剧再次蜚声海内外。